说不尽的毛泽东

说不尽的毛泽东



胡平:从宋江只反贪官不反皇帝谈起

胡平:从宋江只反贪官不反皇帝谈起


卢弘:文革的英雄人物是怎样被塑造出来的

@段宇宏新浪个人认证 :鉴于当下又开始新一轮的,毫无创新的鼓吹旧神运动,何况这樽旧神早已破腚百出;不妨不参看一下《解放军报》老编辑卢弘的一篇文章:《文革的英雄人物是怎样被塑造出来的文革的英雄人物是怎样被塑造出来的
》。

鲍//彤:我的国家观

1937年日本侵略中国,7月卢沟桥事变,8月上海被炸,11月20日我的家乡硤石镇被日军占领,那时我5岁,懂得不能做亡国奴,要抗日。上学后,读鲁迅,原来日本也有许许多多善良和平的居民。茅盾的小说告诉我, “抵制日货”无异于趁火打劫,挨打者不是发动侵略战争的人,而是我们自己的小商小贩。

1937年初冬我家开始逃难,逃来逃去, 1938年逃进上海法租界,才得以定居。租界本来是帝国主义侵略的产物,那时却托欧美帝国的福,成为一种孤岛式的绿洲。如果你读过夏衍先生的挚友于伶先生的剧本,就会理解“中国地界”的居民,如何为逃生而争先恐后,潮水般涌入租界的狂潮了。我家在蒲柏路口,附近有中共“一大”的会址,向南是西门路,中共中央在这里建立了最早的办公处。当时的长江三角洲,掌握在北洋军阀齐燮元、卢永祥、孙传芳手里。中共选择在租界里开会和办公不是心血来潮,无非想托租界的“福”,因为有目共睹,那里比 “中国地界”,更安全,更自由,更人道。我在中共中央组织部时的一位同事,她的父亲是1927年时工人起义的组织者之一,起义中被枭首示众,头颅被挂在电线杆上,杀头和挂头,都出自自己的同胞之手,不是外国人杀的。

1941年珍珠港事件后,日军进占租界,向大企业推销汪记中宣部的《和平日报》。我的父亲鲍佩人先生在益丰搪瓷公司任职,硬着头皮和上面派来的人商量,可不可以不订?来人很硬,说,不可以!佩人先生再问,如果不订,杀不杀头?来人说,那倒不至于。佩人先生回答他,既然不杀头,就不订了。来人语塞,怏怏而去。直到抗战胜利,四年中,益丰只看《申报》、《新闻报》,不看《和平日报》,被传为美谈。得知父亲的爱国事迹后,我决定抵制日文考试,把白卷原封不动退了回去,但后来被父亲晓得了,挨了一顿教训:不学日文不等于爱国!

思维离不开概念。概念可以使人明白,也能叫人糊涂。国家就是既能叫人清醒时也能叫人糊涂的东西。使从小不求甚解的我终于明白过来的,是马克思先生。《共产党宣言》宣布:工人无祖国。提出这个结论是十九世纪的一大进步。列宁不配继承马克思。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替布尔塞维克制定的战略方针叫做“使本国的政府和军队败北”,那是把水搅浑,“乱中夺权”的战略。无怪乎在已经解密的档案中,列宁被证实是领取德皇津贴的俄奸。他如果真的坚持工人无祖国,就应该坚持使双方的好战分子共同败北,使双方的和平居民共同胜利。

工人无祖国,农民同样没有祖国,知识分子更接近于世界公民。资本家为了自由地取得资金、技术、设备、原料、劳动力和市场,需要的是全球化,而不是国家化。为了生活,为了争夺牧草,有时不得不高举“国家”旗帜,发起战争的,大概只有古代的某些游牧部落。

时代不同了。现在需要打着“国家”的旗帜而进行举国大动员的,根据我的观察,好像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想称霸世界的政客和军阀。其中的佼佼者,有德国的希特勒,中国的毛泽东,我们都很熟悉,领教够了。

第二种人,那便是不靠“国家”就不能能强占土地和资源,不能垄断权力和财富,不能能管住老百姓的头脑和嘴巴的领导者。掌握了“国家”,他们就能耀武扬威,为所欲为;离开了“国家”,他们只能落得一文不值。薄熙来是这种人的代表之一,我们现在正好有机会可以对这种人细细观察和研究。

“国家”这个东西,据说是你的也是我的,但是“自古以来”就有击壤老人和他的同志们,偏偏把国家的作用看得很淡:“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帝力于我何有哉!”把“国家”视同“不可须臾或离的布帛菽粟”, 把这个东西挂在嘴上说事,抓在手里弄权的人,除开以上那两种人,还有第三种人吗?谁见过?谁想得出来?

1949年以来的中国文学,最值得称道的具有路标意义的突破,我认为,是出现了敢于向神圣的国家质疑问难的白桦精神。我无缘结识白桦先生,但我敬重他,是他穿透了党国至上的黑雾,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呼号:“祖国啊,我爱你呀,你爱我吗!”这是中国作家从辛亥革命以来的最强烈的一吼,是觉醒,也是启蒙,惜乎被邓小平扼杀在发声之际。31年了,白桦先生一直被“四个坚持”剥夺了言论自由和创作自由,这是我们祖国的本质特色。

奥林匹克精神好,更高更强更快。我不赞成用爱国主义,或者爱省主义、爱县主义……诸如此类的庸俗口号干扰和污染奥运。诺贝尔精神好。人道,和平,自由,是人类的普世价值。我反对用“本国特色”对抗人类文明的共同成果。至于领土争端,我赞成和平辩论,和平磋商,不赞成“武力插上旗帜,战争解决问题”。解决争端,需要理性。靠愤怒,靠喧嚣,靠拳头,难免中国家主义的毒,上“国家爱好者”的当。
(2012-10-15)
原载2012-11-15 动向杂志

辛子陵要求解除软禁

辛子陵要求解除软禁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