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奉孝:如何评价毛泽东?政改必须过的一道坎

关于对毛泽东的评价问题,目前左、右两派斯杀正酣,左派们都在极力歌颂毛的英明伟大,对毛所犯的一系列错误只字不提,甚至号召再搞一次文化大革命;右派门则只揭露毛所犯的一系列错误,对毛正确的一面也避而不谈。

对于这场争论,最高当局似乎也没有强令制止,大有坐山观虎斗之势,也许这可能是得了毛的真传吧。毛深韵历代君王的统治术:让“忠”、“奸”互斗,便于对朝臣的掌握。

因为君王们都知道,如果朝臣们都团结一致了,他的统治地位就危险了。但是当前的一切社会矛盾的根源,如果认真探究起来,恐怕都与毛脱不了干系。

胡总书记在最近的一万四千多字的报告中强调“不折腾”,要坚定不移地沿着“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走下去,构建一个和谐社会,这很好,我百分之百的拥护。

但问题是目前各种社会矛盾在急剧的增加,不解决这些社会矛盾,和谐社会能建成吗?为了从根本上解决日益增加的各种社会矛盾,又势必牵扯到对毛的评价问题,因此说这道坎是非迈过去不可,否则构建和谐社会就是一句空话。

要想迈过这道坎,其实也很简单,把毛一生所做过的主要事情通通摆出来,是非功过让全国人民去批判不就行了。毛本人不是也说过“我们应该相信群众,我们应该相信党吗”?

评价一个政治人物的根据应该是什么?评价一个政治人物的出发点应该在哪里?

我认为主要的根据应该是他所执行的一系列政策,出发点应该是国家、民族和人民。当然你可以从集团利益的角度出发去对他进行评价,也可以从道德情操方面去对他进行评价,但我认为还是应该从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利益的角度去评价一个政治人物。

目前共产党对毛泽东的正式评价是“功大于过”。所谓功主要指的是在长征过程中,由于毛泽东的正确指挥,才逃脱了国民党军队的追杀,从而挽救了共产党被消灭的命运。

在抗日战争中,在毛泽东的决策领导下,保存并发展壮大了共产党掌握的军队,从而为三年解放战争打败国民党蒋介石政权,建立新中国打下了基础。

毛泽东的主要错误是发动了“十年文革”。至于毛泽东的其它错误,基本上没有提,即使提,也是轻描淡写、一带而过。

对毛的这一评价是在一九八一年六月二十一日,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中定下来的。

名义上是中央全会的决议,实则是以邓小平为首的老一代革命家定的调子。

但是对于这个评价,当时就有许多老一代的中央委员不同意。邓说:我知道对毛泽东同志的评价,有许多同志不同意。但是根据目前的形势,也只能这样。到下一世纪,等我们这样第一代的老人不在了,那时新一代的领导人就可以对毛泽东同志的是非功过做出更全面、更客观、更正确的评价(大意如此)。

在七九至八零年,我在北大等待落实政策时,还流传着对毛泽东的另外一个评价:“开国有功,治国无方,文革有罪”。但被邓小平、叶剑英、李先念、等老一代领导人所否定。

以上对毛泽东的两个评价都出自共产党自己,那么究竟哪一个评价比较实事求是、更切合历史事实呢?先看第一个评价。

我认为第一个评价完全是站在共产党的立场上做出的。的确,遵义会议以后确立了毛泽东在共产党内的领导地位,在他的正确指挥下,红军逃脱了被国民党追杀消灭的命运,对共产党来说,当然是功莫大焉!

后来毛泽东犯的错误再大也盖不过他挽救了共产党的命运这一功劳大。至于在解放战争中打败蒋介石,建立新中国,这并非毛泽东一人的功劳。

那么在建国以后,对毛泽东所犯的错误(罪行)为什么只强调他错误的发动“文革”,而对毛泽东的其它错误如五七年的反右扩大化、五八年的大跃进等只是一带而过呢?

这其中的道理很简单。毛泽东所发动的“十年文革”是他建国以来所犯的错误中最大的一个,这一点没有问题,但更重要的一点是,毛泽东发动的“文革”主要矛头是指向刘少奇、邓小平等跟他一起打天下的老干部,即所谓“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文革”中除刘少奇、陶铸、贺龙、彭德怀等人被迫害致死外,“文革”后邓小平、陈云、彭真、杨尚昆等人重新掌了权,因此他们必须彻底否定“文革”,因为如果不彻底否定“文革”,他们便无法重新复出掌权。

至于毛泽东所犯的其它错误,当初他们也是参与者,如果认真追究起来,他们也有责任。因此他们对毛泽东除发动“文革”这一错误以外的其它错误,不愿或不敢认真进行清算。

在对如何评价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时,邓小平有句名言:“对毛泽东同志的评价,对毛泽东思想的阐述,不是仅仅涉及毛泽东同志个人的问题,这同我们党、我们国家的整个历史是分不开的。” (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299页)

这句话的潜台词实际上就是以邓小平为代表的老一辈革命家认为,如果彻底清算毛泽东的错误,那么就不仅很难做出毛泽东“功大于过”的结论,而且整个共产党过去所犯的一系列错误将全部被抖露出来,而这些错误当年跟毛泽东打天下的老一代革命家几乎是人人有份的,这样以来不仅毛泽东作为共产党的一面旗帜就倒了,而且共产党的威信就会一落千丈,这样就会危及共产党的执政地位。

实际上邓小平执政以来所制订和推行的一系列政策,已经彻底否定了毛泽东。

现在六十岁以上的人不妨回忆一下,自从毛泽东一九五四年推行农业合作化运动、五五年的反胡风运动、五六年的私人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运动、五七年的反右、五八年的大跃进、五九年的反右倾、六三至六4年的“四清”、六六至七六年的“文革”,不是都被否定或基本否定了吗?这种否定当然是正确的。

不过邓小平强调毛泽东这面旗帜中国共产党还必须打着,邓小平高明之处就在这里。一方面否定了“文革”,为以他为代表的在“文革”中被打倒的老一代人的复出掌权扫清了道路,另一方面又掩盖了过去共产党所犯错误中他们应负的责任,维护了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显示了自己的“大度”。

把毛一生的所作所为通通摆出来,其功过是非由广大人民去批判,共产党就会倒台吗?我看不会。

恰恰相反,任何一个执政党只有正视自己的历史,敢于勇敢地承认所犯过的错误,从中吸取教训,才能证明自己的光明磊落,才能真正获得人民的拥戴。

但是现在对毛的全面评价成了最高当局最大的包袱。不放下这个包袱,政治体制改革无法向前推进,各种社会矛盾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所谓的构建和谐社会最后必然流产,因此说这道坎是非迈过去不可。

本文原发在五柳村的百度空间[满天风雨],后被百度网管删除,现据新浪博客收存的文本转回。---2013.7.12

杜光:人民的梦,让人民自己来做

杜光: 近 来宣传部门和官方媒体大唱《中国梦》,连人们的梦想、做梦都要纳入他们的规范。《环球时报》16日的《中国梦的十大误区》,竟然批判宪政梦、民主梦、人权 梦,可见这些人对宪政、民主、人权的敌视。习近平说:“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这当然不错。但既然是人民的梦,就要人民自己来做,(待续) 4月19日 21:36 阅读(3.4万) 全部转播和评论(257)

杜光: (续 前)为了中国的复兴,每个公民都有权利做自己的梦,谁也没有权利把自己的梦强加于别人。刘云山最近说的要把中国梦的教育融入学校教育,做到进教材、进课 堂、进学生头脑,就是对"中国梦”的专制主义解读。俗话说:“管天管地,管不了拉屎放屁。”现在连梦都要管。老天有眼,还是饶了我们老百姓吧。 4月19日 21:38 阅读(3.1万) 全部转播和评论(255)

杜光:要求官员公示财产何罪之有

杜光: 继袁冬、侯欣等4人因举横幅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而被加上“非法集会”的罪名遭拘捕后,丁家喜律师和孙含会、赵常青等也因同样情况、同样罪名、同样被关押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笑蜀、王功权、滕彪、刘卫国等9人联名发表呼吁书,要求释放丁家喜等。我完全支持笑蜀等的正当要求。2013-04-21 21:22 阅读(7287) 全部转播和评论(72)

袁冬、丁家喜等只不过是行使了自己的公民权利,提出一些合情合理又合法的要求,何罪之有?这些行动表明,他们才是真正的爱国者,正是因为关心祖国的前途,才敢于冒险犯难。我强烈呼求立即释放这些真正的爱国者。2013-04-21 21:26 阅读(6546) 全部转播和评论(38)

杜光: 习近平最近 再一次提出,“要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让人民监督权力,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说得很好,但如何落实?人们爱听这些动人 的豪言壮语,但也很担心是否能贯彻?要“让人民监督权力”,最好的办法是开放报禁社禁,让人民有说话的机会。否则就会沦为误国的空谈。2013-04-21 20:59 阅读(9859) 全部转播和评论(147)

何清涟谈精英、草根与屌丝

清涟居主人:

清涟居主人转播: 草根到了菁英扫街拜票时,可不贱。 || 荞凉粉: 草根贱,贱到极致只能自嘲屌丝。 || 清涟居主人: 希望大家意识到“草根”一词远比“屌丝”好。菁英(花、果)要靠草根滋养,否则成了无本之木。草根一词提醒菁英勿忘根本。 即使到了民主化社会,草根也是菁英不可忽视的地气。 清涟居主人: 精 英与草根本是一对相对应的词,精英源自菁英,指草本之精华;草根喻底层民众,一有借草根喻生命力,二是草根接地气,二者很对应。后来中国反精英情绪日渐高 涨,就变成了如今的高富帅与屌丝。有美国人弄清楚屌丝一词的含义后,对中国人用来自称表示不可理解。因为美国人一般来说比较自重。 4月2日 10:03 阅读(6.4万) 全部转播和评论(374) (1) 4月3日 10:45 阅读(5196) (1) |转播(124)|评论(16)| 美国韩战纪念碑墙的铭文是:Freedom is not free,即自由不是免费的。碑文大意是:这些美国的英勇儿女,为了一块他们从未到过的国土,为了他们从不认识的异国人民,献出了他们的宝贵生命。 第一次看到,泪流。|| @yangziyun: 这群人经受了十来年键盘上革命洗礼内心透亮如雪。他们懂得权利要自己争取

“微博谣言”是个伪命题:喻国明论点获众多网民认同

近日.人大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去年去年发出的一条微博:“微博谣言”是个伪命题,大受网民欢迎.现将这条微博和支持他的留言评论部分录存于后:

【喻国明:“微博谣言”是个伪命题】人大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如果一起事件拥有多个目击证人,大家同时借助微博发布信息,不同看法会形成补充。当所有知情人的观点汇聚在一起,就会形成一种互相补充、纠错的关系,实现真相的再现。微博不是制造谣言的地方,而是粉碎谣言的地方。中国青年报)2012-4-10 14:15来自新浪微博

我们的八皮:认可“微博谣言”之人,必定居心不良,或者非奸即盗。他从来都是认为:你们老百姓这这那那“//@八里桥边: 喻国明说实话。//@王旭明: 说的好!这样的学者有出息! //@wuliucun:认识正确。 (57分钟前)
公民姚伟://@孙云晓:《瞎子摸象》告诉我们:即便是瞎子,多个瞎子观点积聚也会趋向真相。这就是【兼听则明偏信则暗】。 (今天 08:11)
我在等你AA://@鹰视点: 官媒制造谣言,微博揭露真相。 (今天 08:00)
八里桥边:喻国明说实话。 (今天 07:50)
彳亍而行2011:惧真相,诬之为谣言 (今天 07:38)
高崇文博:微博的几大功效之一 (今天 07:43)
满口象牙:错误判断的言论也应当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除非涉嫌侵害他人私权。 (今天 07:28)
sizhikui:微博来自真实生活的方方面面。 (2012-4-10 14:30
或有怀疑与保留:
坚持原则伯纳德:这个论断的前提是每个人都是理性人,不是媒体从业人员或职业水军 (今天 08:54)
想吃鲜虾云吞面:此种说法成立的前提是每个微博用户的话语影响力一样,但实际情况并非这样。
哈羅-東哥:虽然按常理说,多人说“是”就是“是”,但要看是什么品德的人说,另外,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再另外,某些人自己本身就是伪命题! (今天 08:31)
反对喻国明论点的帖子也不少,有的还对喻国明实行人身攻击.
坐在井里向上看:谣言满天飞,但是我认为@喻国明 是傻逼这是个真命题 (今天 08:55)
一双鱼64:脸皮真厚,自己就是谣言传播能手! (今天 08:56)
壹個鳥人:放屁! (今天 08:56)
三脚猫道士:难道说微博没有谣言吗?难道可以保证说上微博的都没有造谣的动机吗?如果有这样的动机,甚至进行有组织的谣言轰炸,那你那套理论就不成立了! (今天 08:56)
永恒不为过:用这种逻辑,也可以证明喻国明是个伪教授。 (今天 09:02)
严惩狗患_举办国际狗肉节: 我发现微博特别适合传播谣言和歪理邪说,特别适合狗奴胡搅蛮缠,因为如果你要驳斥它们,需要摆事实讲道理,引用大量资料数据案例,很难在140字内把一个 话题说深说透,如果写一篇长微博,被洗过脑的脑残对不合自己胃口的东西,根本不看,我现在知道霉蒂为什么发明微博了,根本就是颜色革命舆论战的工具 (今天 10:35)
湘微笑3://@点子正: 育人先正己,明国先明人。请@喻国明 带头转发辟谣,并为此前传播不实信息先道歉。[浮云] //@东海老倪:更多人乐于传播谣言,因为刺激!更多人看到真相不会去转,原因很多!当谣言传播面积和真相传播面积严重不对称的时候,相信没人会得出这种实验室里才有的理想状态下的结果!@点子正 (今天 11:34)
现在都收存在这里,以便大家自去比较与辨别。

杜光:欢迎协商 促进民主宪政

杜光:我 准备写几篇关于宪法的迷思和解读的文章。首篇是《宪法的两面性》:现行宪法是具有两面性的文献,它既有保障公民权利、制约政治权力的民主性,也有维护专制 体制、导致特权孳生的专制性。人民企盼实施的是它的民主性条文,而它的专制性内容却抑制了民主性条文的实施,这就是我们有宪法而无宪政的原因。

另外还有几篇已想好题目:《人民民主专政的悖论》、《扼杀言论出版和集会结社的自由是慢性自杀》、《理论的华章和实践的悲歌》,基本内容我已有所考虑,但还没有细想。如有朋友对这几个问题有所研究或思考,欢迎帮我出主意。
陶世龙转播:
建议响应和阐述十八大提出的“协商民主”概念,这的确是中国特色。抗日战争之 初建立包括中共及其他与国民党政见不同者的国民参政会,是为滥觞,也是中共及其他爱国民主力量共同争取的结果。抗日战争结束后在重庆召开的政治协商会议更 臻完备,应恢复与不同政见者共议国是这个优良传统。
参考资料
国民参政会

1937年8月,国民政府依《国防最高会议组织条例》于17日召开“国防参议会”、20日正式成立,由国防最高会议主席聘请中国共产党、中国青年党、救国会和各界人士为参议会参政员,作为国防最高会议的咨询机关。1938年3月1日,中国共产党正式提出了“建立民意机关”的主张。国民党决定接受中共主张,1938年3月29日至4月1日,国民党在武汉举行临时全国代表大会,通过《抗战建国纲领》,其中第四条规定“组织国民参政机关,团结全国力量,集中全国思虑与识见,以利国策的决定与推行,加速完成地方自治条件,改善政治机构。”4月12日公布《国民参政会组织条例》,规定国民参政会为咨询机关,有听取国民政府施政报告、询问、建议、调查之权,但对国民政府并无强制执行其所通过决议案的权力。6月国民政府任命汪兆铭为国民参政会议长参政«张伯苓副议长代理»;同时公布200名参政员名单。大多数是国民党员,另有其他党派和独立人士。共产党参政员有毛泽东、陈绍禹、秦邦宪、林伯渠、吴玉章、董必武、邓颖超七人。同时结束国防参议会。

首届国民参政会于1938年7月6日在汉口两仪街上海大戏院(今汉口洞庭街中原电影院)召开,共有156名参政员出席。毛泽东缺席,但发来电文,提出3点意见:“一曰,坚持抗战;二曰,坚持统一抗战;三曰,坚持持久战。”大会发表了《国民参政会首次大会宣言》,并选举了张君劢、左舜生、曾琦、董必武、秦邦宪、陈绍禹等二十五人为首届驻会委员。武汉沦陷后,国民参政会移往重庆召开。

国民参政会共历四届,举行大会十三次。1941年皖南事变后,中共参政员董必武等为抗议国民党的反共政策,曾有几次拒绝出席参政会会议。1945年5月中共召开七大,并声明不参加第四届国民参政会,理由是抗议国民党一党专制,一手包办国民大会。

1948年3月,国民大会召开之后,国民参政会宣告结束。

政治协商会议,指的是1945年至1946年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以及各民主党派(民盟、青年党等)为抗战后的和平建国大业在重庆召开的会议。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博客好友

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